当前位置:首页 -> 信息中心 -> 追债技巧
女童多次离家出走遭父亲吊打致死
去年暑假期间,9岁的留守女童小惠从江西来广州找父母,期间多次离家出走,盛怒下的父亲为了管教她,将其捆绑吊起几次抽打,没想到下手过重,竟活活将孩子打死。近日,广州市白云区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这位父亲有期徒刑3年,缓刑5年。
   今年33岁的阿飞仅有小学文化。案发前,他和妻子雷某在广州市白云区打工,夫妇俩带着仅有4个月大的小女儿一起,在白云区嘉禾街加油岭大街租了一处房子。9岁的大女儿小惠没有妹妹这么幸运,自幼被爸爸妈妈留在江西老家抚养,与父母见面很少,较少交流。
   去年7月放暑假后,小惠从老家来到广州跟爸爸妈妈团聚。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,不知是什么原因,小惠表现得不太听话。7月底,她离家出走过一次,那次她因为偷东西还被均禾派出所抓到了。父母将她接回来后,妈妈生气地用扫把棍打了她的脚。
   8月初的一天,小惠又离家出走了。父母在永福广场找到她,但这次父母没再打她,只是口头教育她。
   吊起用女儿电线抽打
   去年8月8日早上8点左右,阿飞起床后发现大女儿小惠没在家里睡觉,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他赶紧叫醒妻子雷某,抱着小女儿一起到处去找。夫妇俩焦急万分,四处寻找,一直到晚上11时许,才在嘉禾永福广场附近看到小惠,当时她正在那里玩。
   “当时我和我老婆都很累了,见到小惠的时候虽很生气,但终于放下心来。”阿飞说,当时他们没有骂女儿,还让她在广场那里玩了一会,他们也顺带坐着休息了一会儿,一家人才回到出租屋。
   回到家后,阿飞和妻子轮流问小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,但小惠都不吭声。“见她这么倔强,我就很生气。”阿飞随即从房里找了一根布条,挂在房间里的天花板上用来挂吊扇的铁钩上,将小惠的双手绑起来吊在那里,不过小惠的双脚没有离地。
   阿飞回忆,接着就出现这样狠心一幕:他拿出一个坏了的插座,将电线剪下来,扎成一捆,用散开的一端往小惠屁股上抽打。
 “我一边抽打一边问她为什么要离家出走,但她一直不说话,我更生气,就连她的腿和身体也打。”打了一会,阿飞将小惠解开,换成妻子去教育。但小惠依然不开口,阿飞的怒气又上来了,再一次把女儿吊起来打。
女童想出门再次挨打
  “具体打了多久,打了多少下,我都不记得了。”阿飞说,他怒气消了以后,叫妻子把女儿放下来带去洗澡。但他当时没有翻起女儿衣裤看她的伤势。“后来我老婆叫小惠去洗澡,但她说不洗。当时已经很晚,我们也很累了,就没理她,叫她在客厅的沙发床上睡觉,我和老婆带着小女儿在房间里睡。”
  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后,妻子雷某听到小惠拿钥匙开门的声音。阿飞马上去客厅,看到小惠正拿着他的钥匙准备开门,好像又准备跑出去。
  “我一把将她拉到房间门口,要她跪在那里不要动,我就在客厅坐着看着她。但她跪在那里还是手脚动来动去,我又气了起来,就在厅里拿了一个扫把棍往她身上乱打。”打了一会后,阿飞叫妻子烧水给小惠冲凉,但小惠当时只是脱了衣服蹲在冲凉房,仍然没有洗澡。
  父亲跪地求医生抢救
  阿飞说,雷某又叫小惠去睡觉,但她好像不想动的样子。看到女儿这样,阿飞担心她一整天没吃东西,可能是饿了,就叫妻子冲葡萄糖水给小惠喝,但她也不喝。随后,阿飞自己又就拿了牛奶给小惠喝,女儿也不肯喝。
  “我当时抱起她摸了摸她额头,发现她有点发烧,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”阿飞马上给女儿穿好衣服,抱起她去了附近的白云区第一人民医院嘉禾门诊部。
  但是已经迟了,医生检查后发现,孩子已经死了。阿飞顿时不知所措,不肯相信女儿已死,跪在地上求医生继续抢救。医生又给小惠插上氧气管抢救,但还是回天乏术。因为发现小惠身上有多处青紫的伤痕,医生选择报警。
  警察到医院后将在此等候的阿飞带走。经法医鉴定,小惠是被钝性暴力打击全身多处致失血性休克及重度颅脑损伤死亡。
   妻子写《求情书》求轻判
   案发后,阿飞痛悔万分。
   一天内,女儿死了,作为家里经济支柱的丈夫又被抓,妻子雷某伤心不已。阿飞受审期间,雷某向法院提交了一封《求情书》说,丈夫阿飞一直善待家人疼爱孩子,这起悲剧是因为他们教育孩子时失手酿成的,由于双方还有父母及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,雷某请求法院对阿飞轻判。
  法院审理后认为,阿飞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人死亡,已构成故意伤害罪。但阿飞在明知医生已经报警的情况下,静候警察到来,有自首情节,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。同时,由于阿飞的行为已经得到妻子的谅解,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。
  鉴于阿飞是因对自己的女儿教育方式不当,导致致人死亡的后果,且其案发后自首,据其悔罪表现、其家庭成员的意见以及对家庭关系的修复需要等情况,法院决定对阿飞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。
  最终,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阿飞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五年。